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balibuddha.com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神明的老公 神明的老公第2章 暗戀你,很久了在線免費閱讀_巴莉小說
◈ 神明的老公第1章 賣身契在線免費閱讀

神明的老公第2章 暗戀你,很久了在線免費閱讀

某座私人豪華別墅的房間,華麗的水晶垂鑽吊燈散發著璀璨的光,柔軟昂貴的沙發散落着幾件衣物,寬闊又豪氣的大床上……

許舟生無可戀,「沈延,放開我……」

他被壓在床上,身體還在細微的抽搐,聲音逐漸有氣無力。

「我輕些……」

此時的沈延與平時反差極大,聲音帶着微不可察的溫柔,不過對於已經累的睜不開眼睛的許舟來說,他的聲音猶如惡魔催債,閻王催命。

許舟做夢都沒想到自己會和從小到大都看不順眼的人睡在一張床上,還做着這種事……

簡直是喪心病狂喪盡天良慘絕人寰……

沈延看着睡熟的男人,眼裡閃着晦澀難懂的情緒,輕嘆一聲,俯下身吻了吻他的側臉。

起身將一旁的薄毯蓋在許舟身上,把人抱起走進浴室……

許舟是被電話吵醒的。

「嘶……」

尋着鈴聲的源頭,許舟準備直接掛掉電話,撐起身體的一瞬間,差點沒把自己當場送走。

真是操了!許舟閉了閉眼睛,觸碰到某些不想回憶的事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快速拿過手機,準備掛掉,餘光一掃,還是不情願的接了,聲音帶着極大的怨氣,「還有什麼吩咐?」

沈延頓了兩秒,「剛醒?有沒有哪裡不舒服,我叫人給你……」

「呵呵。」沒等他說完,許舟把電話掛了,他現在不想看見沈延這個狗男人,也不想聽見他的聲音,心裏莫名有些煩躁,有些事一旦發生了就再也回不去了,他和沈延,怎麼就變成這種關係了。

許舟躺在床上,盯着頭頂豪華的水晶吊燈發了會兒呆。

許舟啊許舟,你是真沒出息,簡直毫無節操,毫無底線,居然就這樣把自己給賣了……

抹了把臉,快速翻身下地,公司還有一堆事在等他處理,現在有了沈延的幫助,青創必能起死回生。

洗漱完穿好衣服,許舟深吸一口氣,拉開房間門。

「許先生,你醒了,沈總說你胃不好,特意囑咐我做了些清淡的飲食,要吃些再走嗎?」

「不用麻煩了,謝謝。」許舟衝著阿姨搖了搖頭,腳步不停的向外走。

「等等許先生,沈總安排了車送你……」

……

「你是怎麼說服沈延簽下合同的?那可是沈延啊,這圈子裡最傳奇最神秘的人,多少人連跟他合作的機會都求不來,你是怎麼做到的?」陸豐驚愕的看着手裡的合同書,然後又懷疑的看向許舟,「這合同不會是假的吧?」

許舟拍了拍他的肩,表情帶着肯定,「放一百個心,假不了。」這賣身……這合同可是他親自看着沈延簽的……

陸豐是許舟大學同學,也是許舟最鐵的哥們兒,家裡開着一家娛樂公司,兩年前許舟大學畢業建立了青創,陸豐便也跟着一起來了。

「不是,這才一天,一天,你就拿下了和凌啟的合同,這說出去誰信?你信嗎?這種國際大公司怎麼會願意和我們合作?難道是想收購……」

「你想多了。」許舟輕咳一聲,在腦子裡構思了一段完美的說辭,「人家就是看中了我們的發展前景,世上哪兒有人願意做虧本買賣的?青創現在的發展非常具有優勢,再過幾年擠進五百強不是問題。」

「真的假的……」

「真的。」

……

許舟在公司忙了大半個下午,在整理文件的時候,沈延又打來了電話。

本能的準備掛斷,但一想到自己有求於他,沈延現在是他的財神爺,不能輕易得罪。

「喂,財……沈總,又有什麼事兒?」

對面的沈延沉默片刻,「吃飯了嗎?」

許舟正準備脫口而出關你屁事,不過忍住了,這是財神爺,不能得罪……

「沒有呢,沈總你呢?」

沈延原本還緊繃著的表情在發現許舟沒掛他電話的時候放鬆了些,「我也沒有,一起嗎?我在你公司樓下。」

「?」開玩笑的吧。

「還在忙?我可以等你。」言簡意賅。

還以為沈延只是打電話慰問下自己,結果居然親自來了。

不吃白不吃,青創出事這幾個月,許舟把全部身家拿去填補虧空,錢包比臉都乾淨,全靠着陸豐接濟才活到現在。

好不容易有人願意掏錢請他吃頓好的,除非腦子有病才會拒絕。

青創公司門口,一輛高達九千萬的勞斯萊斯輝映「低調」的停在路邊,車內只有沈延敲擊鍵盤的聲音。

「沈總,今晚和雲夢的會議還有一小時就要開了,我們要繼續等嗎?」李偉轉頭看向沈延,不知道boss今天要約什麼人,居然親自上門,看着還十分情願的樣子,跟着沈延這麼多年,還是第一次見他這樣。

「推遲。」沈延語氣漠然,頭也不抬的忙着手裡的事。

「好的沈總。」李偉看似冷靜,實則心裏炸開了鍋。

沈延時間觀念強的驚人,向來是說一不二,這次與雲夢的會是他親自安排,現在居然下令推遲?推遲的原因還是為了在一家看起來並不起眼的公司樓下等人,這要是說出去,別人只會以為在危言聳聽。

李偉在群里下了會議推遲通知,餘光不斷的注視着車外,他是真好奇,究竟何方神聖能讓沈總打破原則心甘情願在路邊等這麼久。

此時正是下班高峰期,路過的每個人都把眼睛精準投向了公司門口的勞斯萊斯。

「vocal,沒眼花吧?勞斯萊斯!哪家公主少爺下凡了?」

「接女朋友下班的吧。」

「我看也是,他女朋友可真幸福。」

「……」

不少人站在公司門口,好奇的左看右看,不知道誰會坐上這輛價值近億的豪車。

「嘖,沒想到我們公司居然還有深藏不露的人。」陸豐提着從外面買回來的咖啡走進辦公室,邊走邊說,「你知道我剛在公司門口看見了什麼嗎?勞斯萊斯,那車最少也得八九千萬,我在青創打一輩子工都買不起。」

許舟正在換衣服,聽完頭也沒回糾正他的話,「你說錯了,是把青創賣了都買不起。」

「人比人,氣死人。」陸豐將咖啡隨手放在桌上,掏出手機準備點外賣,「今晚吃什麼……咦?你脖子咋了?」

操。

許舟把衣服拉鏈拉到頂端遮住了脖子上的痕迹,對着陸豐無所謂的聳了聳肩,「過敏了。」心裏把沈狗罵了一千遍。「對了,今天我有人請,我那份兒不用點了。還有,公司最近的事忙的差不多了,過幾天你替我出個差。」

陸豐:「???」

許舟收拾好自己,大步向門外走去,路過沙發的時候拍了拍陸豐的肩,「辛苦你了,兄弟。」

不辛苦,命苦。